• 欢迎来到深圳热线门户网站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故事 > 亲子

通讯:叙利亚人悬着的心何时能够放下

时间: 2015-12-31浏览量: 6

  2015年12月31日,首都大马士革市中心的玛尔杰广场如往常一样,人流如织。

  新年在即,许多人席地而坐,享受着冬日午后的温暖阳光。走在其中,听到人们操着叙利亚各地的方言,询问后才知道,这些人大多从外地逃难而来。阿勒颇、拉卡、台德穆尔(又名巴尔米拉)、东古塔……广场俨然成了一个浓缩的“小叙利亚”。

  叙政府军上半年在战场上连吃败仗,北部省份伊德利卜和中部古城台德穆尔相继陷落;9月,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打击极端组织;岁末,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,政治解决进程出现转机。

  战场上冲突各方相持不下,谈判桌前大国势力各有所图。对叙利亚民众来说,却是日复一日的苦难与煎熬。对于2016年,人们不约而同地表达了一个愿望——尽早结束危机,不再受战乱困扰。

  阿布·阿里曾在叙东北部拉卡省以开出租车为生,过着虽不富裕但也安逸的日子。但由于3个儿子在政府军中服役,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经常上门找麻烦。两年前,他被迫卖掉汽车,带着年幼的孩子,逃到大马士革南郊小镇贾拉曼纳。

  来到大马士革后,断了收入来源的阿里负担不起高昂的房租,一家人只得栖身于一间没有门窗的毛坯房。记者在采访时给他们带了一些水果,阿里7岁的女儿拿起香蕉吃了一口,突然将脑袋埋在妈妈的怀里大哭起来。她的妈妈解释说,“她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吃过香蕉了。”

  “今晚又只能自己一个人迎接新年了。”老家在阿勒颇北郊的年轻人尼扎尔说。尼扎尔的母亲3年前在迫击炮袭击中遇难,当时还在大马士革上大学的他突闻噩耗,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都不出门。他说上一次回家还是一年半以前,但阿勒颇战局复杂,大马士革通向那里的道路危险重重,尽管思念,但家人都不希望他为了回家拿生命冒险。

  大学生侯赛尼告诉记者,她身边不少好友在过去的一年中都以各种方式离开了叙利亚,有的甚至杳无音信、生死未卜。新的一年,她希望能与朋友们再见,“当然,我更希望是在叙利亚与他们相聚。”

  广场上卖鸽食的小贩开玩笑说,“以前50叙镑能吃顿饭,现在只够买这一小袋鸽食!”战前,1美元兑换46叙镑;现在,已飙升到400。而停电、停水更是家常便饭。

  联合国数据显示,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至今,已造成超过25万人死亡,约1350万人需要救助,其中650万人流离失所,逾200万名儿童失学,数百万人因处在交战区而难以得到外界援助。

  生离死别、背井离乡、民不聊生,在这场“二战后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”中,每个叙利亚家庭都在书写这个时代的悲剧。

  即便在安全局势较好的大马士革,也要提防不时从天而降的迫击炮弹。当地人说,炮弹划破空气发出的刺耳声响,最让人恐惧。“嘭”的一声后,紧揪的心才能放下。

  炮声取代了钟声,叙利亚人在动荡中等待着2016年的到来。新的一年,叙政府和反对派各方能否在日内瓦谈到一块儿?外部势力是否要更深介入叙利亚?极端组织会否更加猖獗?

  炮弹还在飞,叙利亚人悬着的心何时才能放下? (记者杨臻)